主页 > 学术前沿 >

        中国电力报:除了电力行业外,油气领域体制改革也是我国能源行业改革的“重头戏”。对此,会议提出要积极推动管网、勘探开发等方面体制改革,完善油气管网公平接入机制,促进油气管网向第三方市场主体公平开放,健全油气勘探开发区块竞争出让和退出机制,探索管道设施融资和运营模式等等。那么会议提及的建议将对我国油气领域带来哪些影响?民营企业等社会资本在进入油气勘探及管网环节时应注意哪些问题?
        史丹:从经济学角度出发,如果行业出现短缺,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增加投资,而想要增加投资,就要放开市场准入。目前我国石油天然气对于进口的依存度相对较高,管网建设仍需加强,所以可以通过引入社会资本来共同加强我国油气管网的建设,从而也可以释放竞争性环节市场的活力和骨干油气企业的活力。
        需要注意的是,引入资本的目的就是要加强油气管网建设。因此,在社会资本进入的同时也要加强油气管网等资源的利用,打破原有的行业垄断,让所有进入油气勘探及管网等领域的资本可以拥有公平的待遇,促进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
        据了解,目前部分民营企业已经开始进军我国油气的上中游领域。当然,油气上游和管网都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因此社会资本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可能在进入时会面临一些困难,而且油气上游勘探环节属于高风险、高回报的领域,企业在进入市场时也应该根据自身管理水平、风险抵抗能力等情况来评估可行性。另外,相关部门应该对进入油气勘探及管网领域的社会资本给予公平公正的待遇,对于项目的基础设施、勘探情况等可以公开的资料,地方政府也应无偿对社会资本进行开放。